注册

沙与沫

文|纪伯伦我永远在沙岸上行走,在沙土和泡沫的中间。高|潮会抹去我的脚印,风也会把泡沫吹走。但是海洋和沙岸却将永远存在。我曾抓起一把烟雾。然后我伸掌一看,哎哟,烟雾变成一个[详细]

2020-04-24 21:57:45

船的到来

文|纪伯伦当代的曙光,被选而被爱戴的亚墨斯达法(Almustafa),在阿法利斯(Orphalese)城中等候了十二年,等他的船到来,好载他归回他生长的岛上去。在第十二年绮露(Jelool)收获之月的第七天,他出城登上山顶,向海凝望;[详细]

2020-04-24 21:56:39

拔锚启航

文| 纪伯伦现在已是黄昏了。于是那女预言者爱尔美差说:愿这一日,这地方,和你讲说的心灵都蒙福佑。他回答说,说那话的是我么?我不也是一个听者么?他走下殿阶,一切的人都跟着他,他上了[详细]

2020-04-24 21:39:22

文|纪伯伦于是爱尔美差开口了,说,现在我们愿意问”死”。他说:你愿知道死的奥秘。但是除了在生命的心中寻求以外,你们怎能寻见呢?那夜中张目的枭鸟,他的眼睛在白昼是盲瞎的,不能揭[详细]

2020-04-24 21:38:29

文| 纪伯伦于是一个诗人说,请给我们谈美。他回答说:你们到处追求美,除了她自己做了你的道路,引导着你之外,你如何能找到她呢?除了她做了你的言语的编造者之外,你如何能谈论她呢?冤抑[详细]

2020-04-24 21:37:38

逸乐

文|纪伯伦于是有个每年进城一次的隐士,走上前来说:给我们谈逸乐。他回答说:逸乐是一阕自由的歌,却不是自由。是你的愿望开出的花朵,却不是结下的果实。是从深处到高处的招呼,却不[详细]

2020-04-24 21:36:42

祈祷

文|纪伯伦于是一个女冠说,请给我们谈祈祷。他回答说:你们总在悲痛或需要的时候祈祷,我愿你们也在完满的欢乐中和丰富的日子里祈祷。因为祈祷不就是你们的自我在活的以太中的开[详细]

2020-04-24 21:35:39

善恶

文|纪伯伦于是一位城中的长老说,请给我们谈善恶。他回答说:我能谈你们的善性*,却不能谈你们的恶性*。因为,什么是”恶”,不只是”善”被他自身的饥渴所困苦么?的确,在”善”饥饿的[详细]

2020-04-24 21:33:06

时光

文|纪伯伦于是一个天文家说,夫子,时光怎样讲呢?他回答说:你要测量那不可量、不能量的时间。你要按照时辰与季候来调节你的举止,引导你的精神。你要把时光当做一条溪水,您要坐在岸[详细]

2020-04-24 21:32:05

谈话

文| 纪伯伦于是一个学者说,请你讲讲谈话。他回答说:在你不安于你的思想的时候,你就说话。在你不能再在你心的孤寂中生活的时候,你就要在你的唇上生活,而声音是一种消遣,一种娱乐。[详细]

2020-04-24 21:30:42

友谊

文|纪伯伦于是一个青年说,请给我们谈友谊。他回答说:你的朋友是你的有回答的需求。他是你用爱播种,用感谢收获的田地。他是你的饮食,也是你的火炉。因为你饥渴地奔向他,你向他寻[详细]

2020-04-24 21:29:03

自由

文|纪伯伦于是一个辩士说,请给我们谈自由。他回答说:在城门边,在炉火光前,我曾看见你们俯伏敬拜自己的”自由”,甚至于像那些囚奴,在诛戮他们的暴君之前卑屈,颂赞。噫,在庙宇的林中,[详细]

2020-04-24 21:28:05

法律

文|纪伯伦于是一个律师说,但是,我们的法律怎么样呢,夫子?他回答说:你们喜欢立法,却也更喜欢犯法。如同那在海滨游戏的孩子,勤恳地建造了沙塔,然后又嘻笑地将它毁坏。但是当你们建造[详细]

2020-04-24 21:26:47

罪与罚

文| 纪伯伦于是本城的法官中,有一个走上前来说,请给我们谈罪与罚。他回答说:当你的灵性*随风飘荡的时候,你孤零而失慎地对别人也就是对自己犯了过错。为着所犯的过错,你必须去叩[详细]

2020-04-24 21:25:35

买卖

文|纪伯伦于是一个商人说,请给我们谈买卖。他回答说:大地贡献果实给你们,如果你们只晓得怎样独取,你们就不应当领受了。在交易着大地的礼物时,你们将感到丰裕而满足。然而若不是[详细]

2020-04-24 21:23:51

施与

文|纪伯伦于是一个富人说,请给我们谈施与。他回答说:你把你的产业给人,那只算给了一点。当你以身布施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施与。因为你的财产,岂不是你保留着的恐怕明日或许需要[详细]

2020-04-24 21:18:26

孩子

文| 纪伯伦于是一个怀中抱着孩子的妇人说,请给我们谈孩子。他说: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他们是凭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他们虽和你们[详细]

2020-04-24 21:11:40

婚姻

文|纪伯伦爱尔美差又说,夫子,婚姻怎样讲呢?他回答说:你们一块儿出世,也要永远合一。在死的白翼隔绝你们的岁月的时候,他们也要合一。噫,连在静默地忆想上帝之时,你们也要合一。不过[详细]

2020-04-23 22:15:28

文|纪伯伦于是爱尔美差说:请给我们谈爱。他举头望着民众,他们一时静默了。他用洪亮的声音说:当爱向你们召唤的时候,跟随着他,虽然他的路程艰险而陡峻。当他的翅翼围卷你们的时候,[详细]

2020-04-23 22:14:00

易容术

文|长安遥遥四年前,在北院门,我遇见了一个老人。那天天很冷,就像现在,冰凌子在窗玻璃上错乱纵横。我们从街道两头慢慢向街中央的普泰茶楼走去。寂静的黄昏,人迹罕然,我们可以听见[详细]

2020-03-30 20:17:08

我的苍蝇

文|绿妖有两只苍蝇在厨房的百叶窗上。我举起电蚊拍。第一只应声而落。第二只黏在电网上,我一直按着电钮不松手,直流电造成的火花闪了两三次。松手,它也跌到桌子上。头一只没死,[详细]

2020-03-30 20:15:49

纽约客的中国处女行:Hunting Hanhan

文|Tim Struby先哲和诗人们往往认为人生的最大幸福并不在目标的达成,而在于对过程的体悟。不过我保证说这话的上古智者们从没有过从纽约直飞广州的特殊体验。经历了连续二十[详细]

2020-03-30 20:14:51

《纽约时报》特惠中

文|斯蒂芬·金电话铃响的时候,她刚洗完澡。虽然家里来了很多亲戚——她能听到他们在楼下的说话声,她似乎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么多亲戚,而他们也似乎永远不[详细]

2020-03-30 19:59:19

彩虹鱼

文|马克斯·菲斯特又蓝、又深、又远的大海里,住着一条鱼。这可不是一条普通的鱼噢,就是找遍了大海,也找不到像这样美丽的一条鱼。他那五颜六色的鳞片,就像彩虹一样,蓝的、[详细]

2020-01-17 23:11:34

光荣的事情

文|马克·吐温我记得有一次,身边分文不剩了,但在天黑前又急需三美元。到哪里去弄钱呢?我沿着街道徘徊了整整一小时,后来,我走进爱伯特旅馆,找个地方坐了下来。这时,一只狗朝[详细]

2020-01-17 23:10:20
页次:1/104 每页25 总数2582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