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玉屑集》--竹风拂心

文|赵丽宏我喜欢竹,年轻时在崇明岛“插队落户”,曾经迷恋村前宅后的竹园。干活劳累时,躺在竹阴中小憩,听风吹竹叶幽响不绝,看眼前天光绿影斑驳,记忆中和竹子有关的古诗纷纷涌上心[详细]

2020-04-01 16:33:22

《玉屑集》--诗中茶味

文|赵丽宏在淮海路上的一家茶叶店门口,曾看到有人用大字抄写卢仝的《七碗茶歌》:“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章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详细]

2020-04-01 16:32:03

致一位乡村教师

文|赵丽宏亲爱的教师朋友:你好!读了你留在我博客上的信,我很难过,也很感动。难过的是,时至今日,中国乡村教师的待遇竟然还如此差,这确实让人吃惊,太不公平。每月只发300元,还要半年一[详细]

2020-04-01 16:31:09

在我的书房怀想上海

文|赵丽宏我在上海生活五十多年,见证了这个城市经历过的几个时代。苏东坡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很有道理。要一个上海人介绍或者评说上海,有点困难,难免偏颇或[详细]

2020-04-01 16:29:50

印象·幻影

文|赵丽宏早晨的陽光,从树荫中流射到窗帘上,光点斑驳,如无数眼睛,活泼,闪动,充满窥探的好奇,从四面八方飞落在我的眼前。我想凝视它们,它们却瞬间便模糊,黯淡,失去了踪影。我感觉晕眩,[详细]

2020-04-01 16:28:58

生命

文|赵丽宏假如生命是草。决不因此自卑!要联合起所有的同类,毫不吝惜地向世界奉献出属于自己的一星浅绿。大地将因此而充满青春的活力。假如生命是树,要一心一意把根扎向大地深[详细]

2020-04-01 16:27:52

光阴

文|赵丽宏谁也无法描绘出他的面目。但世界上处处能听到他的脚步。当旭日驱散夜的残幕时,当夕陽被朦胧的地平线吞噬时,他不慌不忙地走着,光明和黑暗都无法改变他行进的节奏。当[详细]

2020-04-01 16:25:45

学步

文|赵丽宏儿子,你居然会走路了!我和你母亲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在这之前,你还整日躺在摇篮里,只会挥舞小手,将明亮的大眼睛转来转去,有时偶尔能扶着床沿站立起来,但时间极短,你的腿[详细]

2020-04-01 16:23:56

诗魂

文|赵丽宏又是萧瑟秋风,又是满地黄叶。这条静悄悄的林荫路,依然使人想起幽谧的梦境……到三角街心花园了。一片空旷,没有你的身影。听人说,你已经回来了,怎么看不见[详细]

2020-04-01 16:14:57

顶碗少年

文|赵丽宏有些偶然遇到的事情,竟会难以忘怀,并且时时萦绕于心。因为,你也许能从中不断地得到启示,悟出一些人生的哲理。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一次,我在上海大世界的露天剧[详细]

2020-04-01 16:12:48

母亲与书

文|赵丽宏又出了一本新书。第一本要送的,当然是我的母亲。在这个世界上,最关注我的,是她老人家。母亲的职业是医生。年轻的时候,母亲是个美人,我们兄弟姐妹都没有她年轻时独有的[详细]

2020-04-01 16:11:40

青鸟

文|赵丽宏这是一只传说中的鸟。它没有脚,只能不停的飞,唯一的一次着陆,就是死。它叫青鸟。青色的鸟仿佛为飞而生,蓝色天空是他生命的颜色,他重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详细]

2020-04-01 16:10:36

为你打开一扇门

文|赵丽宏世界上有无数关闭着的门。每一扇门里,都有一个你不了解的世界。求知和阅世的过程,就是打开这些门的过程。打开这些门,走过去,浏览新鲜的景物,探求未知 的天地,这是一件激[详细]

2020-04-01 16:09:37

爱在人间

文|赵丽宏“天堂里没有爱”——这是一个网络日记本名字,日记描述却写着:“没有了灵魂的躯壳,只有等待着天堂里的鸟语花香。”看到这样一连串的酸楚的文字,我想没有一[详细]

2020-04-01 16:08:23

生命草

文|赵丽宏还是去年在下班的路上,瞧见路旁草丛中这种植物开着淡淡的小黄花,挺美的。走近一看,见它的根部只浅浅地浮在草地上,仅沾带了一点点泥土,小小的叶片半绿半黄,几乎和草一样[详细]

2020-04-01 16:07:17

秋风

文|赵丽宏扫帚,象一棵光秃秃的老树,在萧瑟秋风中脱尽了枝叶,孤零零兀立在壁角。扫帚的主人呢?人们告诉我,三天前,她被抬走了,从弄堂口那个没有窗户的楼梯间里。秋 风紧了,有几片梧桐[详细]

2020-04-01 16:03:16

童年笨事

文|赵丽宏如果回想一下,每个人儿时都会做过一些笨事,这并不奇怪,因为儿时幼稚,常常把幻想当成真实。做笨事并不一定是笨人,聪明人和笨人的区别在于:聪明人做了笨事之后会改,并且从[详细]

2020-04-01 16:00:14

秋天的树

文|赵丽宏秋风在大地上游荡。夏日的酷暑像一群惊惶失措的野兽,在悄然而至的秋风里一哄而散,逃遁得不知去向。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年轻时代生活在乡村的那几年,我真正理解了[详细]

2020-04-01 15:58:24

周庄水韵

文|赵丽宏一支弯曲的木橹,在水面上一来一回悠然搅动,倒映在水中的石桥、楼屋、树影,还有天上的云彩和飞鸟,都被这不慌不忙的木橹搅碎,碎成斑斓的光点,迷离闪烁,犹如在风中漾动的一[详细]

2020-04-01 15:52:27

我为什么不买日本货

文|张贤亮本世纪初,鲁迅先生在日本专攻医学,偶然看到一部报道日俄战争的记录影片里有日本兵杀中国人的镜头,围观者皆中国人,麻木之状可掬,自此弃医从文。在他当时的心目中,似乎文[详细]

2020-04-01 15:46:04

我的人生是部厚重的小说

文|张贤亮张贤亮:可以这样说,写作、办企业都是我的副业,正业是我这一生的经历。我给附近的农民提供5万至8万个就业机会,影城有上千人靠我吃饭。我当作家时,不可能有50万人都看过[详细]

2020-04-01 15:45:17

亦师亦友说谢晋

文|张贤亮第一次知道谢晋的名字,已是陷入劳改农场的60年代“大饥荒”时期了。那时,看电影 是“受教育”,是改造的补充手段。电影 队来了,饥饿的犯人们都被赶出号子,分组排队到打[详细]

2020-04-01 15:44:09

谈“下海”

文|张贤亮“下海”一词不知出于何典,听说一九四五年前在上海,将少妇 少女去舞厅当舞女称为“下海”,“海”者,舞池也;又,酷爱京剧的票友正式成为京剧演员,也叫“下海”。总之,似乎和[详细]

2020-04-01 15:42:47

文化型商人宣言

文|张贤亮中国文化人正困于四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窘迫;在逐步解除了计划经济的束缚奔向商品市场的亿万人的洪流中,文化人已痛切地有了落后和失落的感觉。似乎文化和文比人都遭[详细]

2020-04-01 15:42:02

关于时代与文学的思考

文|张贤亮——致维熙维熙兄:在北京开政协 会期间,一天在王蒙家吃饭,王蒙说起他有一次在什么会上讲话,称你是“大墙文学之父”,有听众又问:那么张贤亮是什么?他说他是这样[详细]

2020-04-01 15:41:02